积蓄春风的力量

作者:admin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5-18 19:18:02      点击:
      又到七年级三班门口了,这可是个令人头疼的班。同样的一节课,在其他班皆能顺畅而有序地进行,而在这个班却经常被几个“调皮鬼”打断。曾试过很多方法,均只管一时之用,治标不治本。利就是他们中最典型的一个,也是老师们课余交流时议论最多的一个。
  利,身材矮小,却神情傲慢,一副不可一世、傲慢无礼的姿态。走起路来,双手左右摆动的幅度是其他同学的两倍,他从你身边走过时,总会带过一阵风。在同学中,他自封“老大”,听说是打出来的,蛮横得无人能敌。还好的是,每次见了我,他都能很有礼貌地打招呼。
  上课十来分钟了,利又有些坐不住,开始欺负身后一个很老实的男生。他将那男生的桌子使劲儿往后挤,其实他的空间已经足够宽。后面的男生默默忍受着,尽量让自己沉浸在课堂中,不去理会他的挑衅。
  “把桌子拉回来!看你把他挤的!”如此蛮横的行为,让我顿失一贯的温和。
  “你问他挤吗!他敢说挤吗!”话语中带着满腔的不屑与反抗,似乎在怪我偏心,怪我故意和他作对。
  “把桌子对齐!”我瞪起双眼,厉声喝道。他很不情愿地把男孩的桌子拉回原位。
  我知道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所有的一切是他的霸气在作怪。表面的顺从,只是屈服于我的威严与呵斥而已。可毕竟在上课,每周一节的音乐课,对大多数孩子来说是极宝贵的,所以只能快速地解决问题,赶紧继续学习。
  约摸又过了十来分钟,他“旧病复发”了。拿着本子朝正在唱歌的同桌(女生)的头上敲打着。我犀利的目光射过去,他罢手了。女孩没有任何的反抗,无奈又委屈地趴在桌子上哭了。
  让其他学生练习刚学的歌曲,我一边在教室里踱步,一边想着如何与利“谈判”:强硬是不会奏效的,只能激起他更加强烈的反抗。
  如何才能有效制止他的不良行为、彻底改变他的态度呢?想起苏霍姆林斯基的话:“教师不仅应该让学生理解什么是‘禁止’、‘不许’的,更应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什么”。刹那间,我的心里射进一缕阳光,一下有了主意。我走了利的身旁,俯下身在他耳边说:“你每次见了老师总那么有礼貌,老师很不舍得批评你,你知道吗?”他正准备反抗我劈头盖脸的一顿批,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态度,没想到我会对他这般“顽固”的孩子也有“不舍得”。他很不自然地笑了笑,半信半疑地看着我。
  我继续说:“老师知道你是个很懂事的孩子,而且又聪明,又有才华。”想起来他在篮球场上的身影,虽矮小,动作却协调、敏捷。
  “你会跳街舞吗?我猜你一定跳得很好!”
  “我不会,但我学过拉丁舞。”说这句话时,他眼中的不屑与傲慢已经被自信与真诚替代。苏霍姆林斯基鼓励教师要善于放手让儿童发挥自己的力量,如此看来,自信的力量的确很大。
  “哦?是吗?”我惊奇地说。“你知道吗?市里每年都会组织单项艺术比赛,很少有跳拉丁舞的呢!你要是好好练练,代表学校去参加,肯定能拿奖。每个学校可是只能报一个节目哦!正巧,暑假开学就有一次。”他很认真地听我说,似乎在默默计划着什么。
  “我还学过武术呢。”他开始对我敞开心扉。
  “武术表演也可以参赛的。我说得对吧,你很有才华!通过自己的实力与才华,赢得同学们的喜爱与崇拜,那才是真正的英雄!”我把“英雄”两个字说得很重,不再说得更深、更细,相信他会明白。在同学们一曲《难忘今宵》结束时,他也融入了课堂中。我相信对他来说,这节课必是难忘的一课。
  或许,男孩子都有“英雄梦”吧。他们渴望被关注,渴望被认可,渴望被崇拜。但初中时代的他们,正从依赖父母、信赖老师转向依靠自我,他们只在隐约中渴望成为众人瞩目的真正的人,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成为那样的“英雄”。于是,为了赢得大家的关注,爱作英雄梦的他们开始制造机会来表现自己:欺凌弱小,上课捣乱,搞恶作剧,出洋相……
  苏霍姆林斯基也遇到过这样的学生,而他总像春风一般,用温和的态度、鼓励的话语,感化他们、引导他们。“你向学生提出一条禁律,就应当同时提出十条鼓励——鼓励他们从事积极的活动。”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  我也愿化作一缕春风,轻轻吹走那些迷茫孩子心头的阴霾,引领他们走向展示自我的舞台——我相信我能行。
  又一天,在楼梯上相遇,真诚的笑脸相迎,期待的目光似乎在提示我一定要记得承诺。我会的,在这个暑假不仅给他布置了作业,也给自己布置了一项额外的作业——积蓄春风的力量!